田野上的一朵雏菊

这里倪萦,主混aph和凹凸,是个伊厨也是个痴汉p费里西最可爱!!是丹尼尔大人的小迷妹!!cp向的话基本都吃,不过天雷菊湾。
渣画手一只,如果不懒就会码文?

#2017.3.17#伊诞☆#
有梗但绝对不是玻璃渣啦☆【bingbu】

  携着潮湿气息的海风吹拂过街巷,为这里的居民送来春季的温暖馈赠。街上大大小小的门槛和窗框都穿戴着精美的饰物,斑斓明艳的色彩交加压叠,为这块土地渲上了层快活的氛围。西班牙广场,威尼斯广场,以及圣天使桥上,到处都拥挤着参加庆典活动的人们。大家来来回回穿梭在街道上,和亲友们谈笑风生,嘴角眉梢无一处不透露着喜悦与自豪。
  许多人正围在路道两侧,不断望向行车方向的远处,似乎在盼望着什么的到来。

  “哥哥哥哥!看,有好多人呢!”

  难得穿上正装的费里西安诺手扶纳沃纳广场城堡上的椅杆,撑着身体看着欢闹的庆典,从微微晃动的呆毛可以看出他已经激动的想蹦跳了,姿势的倾斜真让人担心他会掉下去。

  “切,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别大惊小怪的。不过没想到会比去年热闹...喂蠢弟弟,掉下去我可不会救你。”

  罗维诺慢吞吞出现在费里西安诺身后,满脸嫌弃地瞅了一眼弟弟,然后他懒洋洋地靠上柱子,观望起那群沉浸于节日中的人民。

  “罗马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给我瞪大眼睛好好看吧。”

  不知是不是早起的缘故,沐浴于暖融融阳光中的罗维诺不由得打起了哈欠,眼角微微渗出泪水。

  “当然,哥哥引以为傲的罗/马可是我们的珍宝!况且,我想记住意/大/利今天每一个角落的模样——”

  费里似乎揣有心事,以至于在灿烂的笑脸中隐隐透露出一丝落寞。这丝细微的情绪流露并没能逃过自家孪生哥哥的眼睛,罗维诺不得不放低视线,转而看蠢弟弟。

  “喂威尼...算了,如果你真想这样做我可不拦你,但先说好老子可不会陪你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跑,我更想看看bella...喂喂喂蠢蛋弟弟快放开我!!!”
  话刚说到一半的罗维诺被费里西安诺猝不及防地拉走,被迫跟着弟弟跑过一条条巷河穿过一个个来回走动的人群,完全没有思考时间的罗维诺满脸懵逼地被费里一路带到了里亚托桥上,然后还没回过神就被费里西安诺一个急刹车直甩向前,猛的砸到了费里西安诺背后。

  “呜哇!!”

  两兄弟很有默契的惨叫声回响在里亚托桥上空。罗维诺艰难的起身,摸摸通红的鼻子,时刻准备对费里西安诺爆发怒气。

  “岂可修这么的突然是想让老子在生日夭折吗!!!信不信我喂你一大罐马麦酱!!”

  “呗?!!对不起啦哥哥...!!我只是想让哥哥看看,呐!沉浸于盛典欢乐中的威/尼/斯——!”
  费里西慌忙地对哥哥道歉然后微喘着气直起身子,站在桥拦前背对着威尼斯张开双臂,像是要把太阳引过来似的,使得被阳光笼罩的威尼斯更加相映生辉,光芒嵌入河水散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费里西安诺更是抑制不住露出了骄傲的笑容。
  “特别是今天,大家准备已久了,让威尼斯最美的一面展现于今天!”
  罗维诺顺着对面人的手势望去,满眼都是威尼斯繁荣的景象,巷水缓缓流动着贯穿整个城市,加上阳光的沐浴,尽显被大自然爱惜的气息。
  真不愧是被海洋之神爱戴的水之都啊...完全不逊色于罗/马。
  罗维诺不由得发出感叹。他脑中突然闪现过弟弟脸上显露悲伤的那一瞬画面,便意识到他另藏心事。沉思一会儿后缓缓张口,“所以说...你就是为了让我看这样的威/尼/斯于是毫无提醒的让我完成了今年的所有运动量?!我亲爱的NC优等生弟弟,威尼斯又不会消失。”当罗维诺嗤之以鼻的说出“消失”两字时费里西安诺颤抖了一下,答复则是收回笑容转身保持沉默的俯视桥下流动的河水,刚才的精神一瞬间失散,罗维诺似乎并不打算继续说话等着话语的答复。
  气氛尴尬一小段时间后趴在桥栏上沉默的人最终开口了。
  “哥哥,你发现威尼斯有什么变化吗?”
  “哈?能有什么变化,倒是水位有些上涨了...”
  “对哦,一直在涨没有停过。”
  “……”
  罗维诺直盯着费里西的双瞳,那双总是精神充沛的琥珀色眸子罕见地失去了光泽,逐渐黯淡。

  啧,真是个——
  “真是个笨蛋。”

  “诶?!”
  兄长突如其来的责骂让费里西安诺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茫然地扭头看向罗维诺。只见罗维诺闭上那好看的墨绿色眼睛,缓慢的走近费里西安诺,正当对方疑惑至极点时突然给人一记爆栗。
  “ve!!疼,疼...!!哥哥你做什么啊...!”
  脑袋上重受一击的费里西安诺双手捂住脑袋猛的沿桥边退后,疼痛刺激着泪腺让眼角挂上了两颗泪珠,委委屈屈的远望莫名其妙的哥哥。
  “没经过老子同意,威/尼/斯是不敢沉的!”
  罗维诺单手插腰而另一只手则是搭在脖子后,看着自家弟弟满脸惊讶无奈的叹口气,接着露出少有的严肃

“所以说,我是不会让威尼斯沉没的,无论用什么方法。”
“你拼命营造的欢乐氛围却又擅自破坏,很过分啊!”
“威/尼/斯诺,爷爷说过吧,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开心着,生日更是要开开心心的过,别辜负了国民的期待。”
  费里西安诺被责骂得哑口无言呆滞在原地,但那颗不知何时被浸泡在冰冷海水里的心脏突然被握在温暖的手中,重新感受到了温度,名叫暖流的感觉瞬间充斥全身,抑制住泪水的冲出而闭起眼睛,抿嘴的笑容也逐渐出现,蹬一下右腿直接扑向罗维诺,使毫无防备的对方手忙脚乱的接住并稳住身体,抬手揉着费里西安诺的头发安慰情绪波动的他。

  “哭哭啼啼的和女孩子似的...你忘了你之前说的话?时间可不会等你,走吧,我可是难得的想活动了。”
  完全不等肩上的人平复情绪回礼般的拉着费里西安诺跑下里亚托桥,控制不住节奏的费里西安诺踉踉跄跄的被带着跑,看着眼前活跃的人完全无法继续伤感,哥哥还真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呐。

  “罗/马/诺哥哥...”

  “谢你伟大的罗/马/诺大人可是要跪下舔鞋的!不过今天就免了。”

  “是是——”

  也许,威尼斯真不会沉没呢。

  Buon Compleanno
  笨蛋弟弟/哥哥。







随手丢张半完成品贺图xx